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
注册忘记密码

长寿圈

查看: 2370|回复: 6

长寿圈网友“杨顺民”小小说系列(12篇)

[复制链接]

3

主题

9

帖子

142

积分

侠客

积分
142
发表于 2020-2-18 15:17:0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长寿圈,结交更多长寿本地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长寿圈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12篇.jpg

杨顺民小小说系列(12篇)


原创作者杨顺民:中国散文学会、报告文学学会、重庆作家协会会员;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书籍有散文集《初恋永远不老》、短篇小说集《倦鸟》、长篇小说《故土情深》);散文《天空飞过青春鸟》获《中国文艺》杂志评选一等奖;《巧手绘制城市坐标》获“感动中华”全国报告文学征文一等奖;《初恋永远远不老》获《中国作家》杂志小说评选三等奖。


作者长期关注和创作小小说。小小说是长小说的浓缩和精华,深刻反映现实生活,让读者在繁忙中分享文学的精彩。联系手机(微信)13883511220 ;2199887614@qq.com


( 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一)

母亲的守望


今天过新年回家啦!但我没有提前告诉母亲。去年有两次因为提前告诉母亲我要回家去看她,结果单位又有紧急任务而耽误食言。后来,据邻居说那两次我母亲坐在自家门前,从早上盼到天黑都没有见到我回去而忧愁了很久。这让我内心无比懊悔!

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母亲坐在自家门前的身影,一双渴望的眼睛望着远方。

回想起小时候,我们六兄妹先后降生,给这个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家庭雪上加霜。父亲在外地工厂工作,母亲一人撑起了家里的整个“天空”,鸡还没有鸣叫就起床烧柴煮饭,让我们醒来吃饭上学。她在天蒙蒙亮就下地干活,直到天黑才回家。那时,我从睡梦中醒来看到母亲操劳的身影,心酸流泪,想到长大后一定报答母亲,好好地孝敬她。

她由于整天繁重的家里家外劳动心情烦燥,加上我们几兄妹又偏不听话,常常打打闹闹,给她的心情火上浇油,骂儿子“滚”出去闯天下,女儿快快嫁人,永远不要回家!她经常教我们的一句话是“胆大飘扬过海,胆小寸步难行!”

待我们六兄妹长大后,真的全都离开了家,大哥和我以及二妹、四妹、五妹都考上大学,小弟因“百姓爱幺儿”,受父母溺爱不喜欢读书没考上大学也外出打工。

八年前,父亲患病去世时,我们六兄妹好不容易回家团聚,因家事又发生吵闹。母亲说:“你们的父亲去了,还有意思吵闹!你三个当儿子的,连眼睛水都没流一点!”

其实,我和大哥、小弟都在流泪,只是泪在心里流,“男儿眼泪不轻弹”。我们六兄妹碰在一起都喜欢“吵架”,不过是小和尚念经,有口无心,把“吵架”当成了一我亲情血缘的表达方式。因我们都是从原始“野蛮人”演变而来的,人类的文明进步还没能让我们彻底改变。

父亲离开后,母亲成了孤寡老人。壮年时的她巴心不得让我们走得远远的,现在却渴望我们“飞”回去,天天围绕在她的身旁,让她再听到鸟儿般的吵闹声。我们多次劝她去城里住,和儿女们一起生活。她不肯地说:“我去城里生活不习惯,金窝银窝不入狗窝!”

后来邻居对我说:“你妈在家里,三天两头去父亲坟地里打扫卫生,把你父亲的坟地当成了你父亲的家。他们虽然阴阳两隔,但如同一家,所以,你妈才不愿去城里居住呢!”

新年刚来,天寒未暖,我全身冷得发抖,想起母亲在农村的老房里冷得也是不行的,便加快脚步朝家里的方向赶路。在离家不远处,我睁大眼睛,发现母亲坐在自家门前,朝着我的方向。

我跑近高喊了一声:“妈!”

母亲好像没有听见,一直不动,身体僵硬地靠着门边墙上。我伸手摸她的脸冰冷,按她的胸脯没有感觉跳动。我猛地跪下地,双手抱住母亲的双膝,欲哭无泪。



(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二)

回老家斗地主


这次,老家的张三嫁女,邀请我回去参加。婚宴在镇上刚落成的农民酒店豪华大厅举行。

饭局快结束,几位过去的“牌友”就朝我围扰来,异口同声:杨二爷,吃完饭不忙回城哈,跟我们斗地主哟!我的辈份高,他们都拱着我。

想起以前和他们斗地主的经历,至今酸甜苦辣五味具全。当时在斗的过程中,我一般出现两种状况:第一种是该炸牌的时候不炸,不该炸的时候猛炸!结果招来一群“饿狼”,被接二连三地轮番轰炸。我脑袋里像冒火箭!第二种状况是,在终于赢钱的时候,心又发软,扪心自问,怎么赢了这么多钱?看看张三、李四、王麻子掏钱给我的样子,从左边衣兜摸到右边衣兜,没钱,欠“债”;或慢悠悠地将赢的钱抠出一点给我。我知道,他们和我斗地主从不带钱,都是空手套白狼,借鸡下蛋。我也感到他们在农村挣钱不易,种粮食一年到头才值几百元,不如城里人吃一桌饭钱。他们几户人家都是村里的“精准扶贫”对象,不能“忍心”赢他们啊!想到此,我就乱炸牌,把赢的钱还点给他们。最后,我被糠壳揩屁股,倒粑一砣!但是,他们直到把我揣的钱全部洗干净,才肯罢休,借故上厕所,或称其老婆要来揪“耳朵”,暗自笑着离去。我一声叹息,无奈地望着他们的背影发愁。

已经有几年没有和他们斗地主了,我脑海里忆起当年那些“怨恨”,心想,今天一定要“报仇”,收回被掠夺的“成本”。于是,又和他们干了起来。刚开头,我就输,衣兜里的钞票被洗光,就把银行卡压上桌,发誓,今天一定要雪恨,哪怕输光卡上的钱,也要斗赢。

说到做到。我心里特别冷静,改变过去的传统打法,该炸牌的时候,不炸!不该的炸时候,更是不炸!可以抓底牌的时候,不抓!不该抓底牌的时候,坚决不抓!心里强扭着,再也不冒险了。这一招真灵,让他们不断地掏钱。我心里窃喜。

他们见我像一头“死猪” ,不怕开水烫,便使尽各种手段引诱与讹诈,均激发不起我的贪欲,也耐不住性子了,先后从衣兜里抓出一叠叠的现金,“砸”上桌子,趾高气扬地吼起来:杨二爷,咱们继续斗,过去你输了钱,今天就让你赢回去!

我傻眼了,心里惊讶不已:他们有钱了?从哪里弄来的?难倒是风水轮流转? 有一句老话叫什么“牌桌子上无恩人”。看来,人心都是肉长的,时候变了,牌风也变啦!



(杨顺民系列小小说之三)

小孙子的妙法

李大爷和老伴均逢7旬,结婚50年,天天吵嘴过日子。这让开始懂事的小孙子很不“习惯”,经常干预。有一天,他问爷爷:“您和奶奶为什么天天吵嘴呀?”

爷爷: “你爷爷、奶奶都属猪,命中注定猪拱猪!就是争强,互不认输。”

小孙子:“那邻居爷爷、奶奶为什么不吵嘴呀?我每天都能听到他们咯咯咯的笑声!”

爷爷:“你去问问他们吧!”

小孙子于是去问邻居爷爷:“您和奶奶为什么不吵嘴呢?每天都在咯咯地笑!”

邻居爷爷:“我和你奶奶同属鸡!鸡每天都要会咯咯咯地叫(笑)嘛!”

小孙子:“谢谢爷爷,我懂了!”

他回到家里,坐上“龙椅”,宣布“圣旨”:“爷爷、奶奶,本皇奉上天之命宣旨,将您二位属猪改为属鸡!您们生气的时候,就向对方不停地点头称赞,咯咯咯地发笑,一笑泯恩仇嘛,以后就不会吵嘴啦!”

爷爷和奶奶慌忙地“领旨”,对小孙子瞠目结舌。

这天黄昏,小孙子放学回家,走到门前,听到屋里爷爷对奶奶说:“你很漂亮!”

奶奶咯咯咯地笑,然后对老伴说:“你很帅气!”

小孙子推门,跳进屋里,高声喊“帅哥!美女!”

顿时,屋里像有很多只“鸡”在叫,充满笑声。



(杨顺民系列小小说之四)

拉 人

        A在家客厅里踱步,自言自语,“上线”要他再拉一个人去听“党课”,就能实“中国梦”,月收入上10万元!对他这位老年打工者来说,真是一个做梦都笑醒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上线”还教了他拉人的“招术”:凡是去参加听“党课”者,每人享受一百万的精准扶贫基金。这是“党的送温暖工程”,是给打工者的最后一波“发财”机会!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拉人骗钱的“地下组织”也紧跟“政治”。他仍然半信半疑,怕鱼儿碰不上钩,干脆自己做主,于是,打起了手机,终于想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B是A的表弟,在上世纪90年代上大学时A接济过他10元钱,至今还记得。现在表兄亲自给他打电话告诉患了不治之症,在家里“等死”!他心急如焚,放下手中百忙工作,赶去看望表兄。

         B到达A家门前,伸手准备敲门,突然听到表兄在里面打手机:“上线”呀!现时而今眼目下,请人听“发财”课比拉“壮丁”还难,我只有把表弟赌上了!


      原创作者杨顺民:中国散文学会、报告文学学会、重庆作家协会会员;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书籍有散文集《初恋永远不老》、短篇小说集《倦鸟》、长篇小说《故土情深》);散文《天空飞过青春鸟》获《中国文艺》杂志评选一等奖;《城市坐标》获“感动中华”全国报告文学征文一等奖;《初恋永远远不老》获《中国作家》杂志小说评选三等奖。作者长期关注和创作小小说。小小说是长小说和浓缩和精华,深刻反映现实生活,让读者在繁忙中分享文学的精彩。联系手机(微信)13883511220)。地址:重庆市长寿区保利1号8栋1单元8-1。单位:重庆市长寿区名人事业促进会




(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五)

让  座

  爷爷带小孙子,上了动车,穿过走道上拥挤的人群,找到购买的座位,然后抱着小孙子坐下。

刚才嘈杂的 车厢安静了。爷爷感觉有人站在背后随前行的车子晃来晃去,让他有些不安。他起身、转头,发现一位30多岁的年轻人正站着。

“年轻人,怎么站着呢?找自己的位子坐下嘛!”爷爷生气地说。

年轻人不语,一双刚毅的眼睛含着温暖,显得和蔼。

“叔叔,来,坐我们的位子吧!” 小孙子伶俐的眼睛盯住年轻人,突然从爷爷的膝上跳了下去,绕到年轻人身前,拉他的脚。

“叔叔,你的裤子里怎么没有脚呀!”小孙子惊讶地仰视年轻人问。

年轻人费力地俯下身子,轻轻地说:“小朋友,你坐吧,叔叔有脚,你看!”他拄着拐杖,迈着正步,一步一斜地朝前走,旧绿色的军裤脚在空中飘荡。

爷爷看着年轻人,心中顿生怜悯之情,急忙上前扶住他说:“请你坐我的位子吧!”

年轻人问爷爷:“您有座位吗?”

“有呀!”爷爷回答,从胸前掏出车票递给年轻人看。

年轻人瞧了瞧车票说:“老人家,您坐错位子了,我去寻找您的位子吧!”他又朝前走去,再回转过头来向小孙子行军礼、微笑。

爷爷急忙举起右手,向年轻人回礼,心如潮涌。




(杨顺民系列小小说之六)

朋友的叔叔喜欢钱


昨天晚上,朋友A给我打来电话,说他的叔叔已“判”了。

我问被“判”了多少年?

他答:“十五年!”

我说:“这么重呀!”

他答:“不重!”

我问:“为什么?”

他答:“按受贿每1万元1年的说法,应判3000年!”

“哦!”我被懵了 。

A的叔叔是一年前因受贿被“抓”的。

记得几年前,我由A带我去省城见他的叔叔,想请他叔叔帮忙为我的一位远亲受冤平反。A的叔叔在省城当了一个不小的官,对我严肃地说:“一切按政策办,走程序,我无能为力!”

我怀揣的热情顿时减半,又仰慕A的叔叔“为人正派”,给他添了麻烦而惭愧。

A给我讲述了他叔叔平时生活简朴,不嫖不赌,唯一的爱好是喜欢“人民币”,家里收藏了各个时期出版的币种,以致为人有些吝啬。

A结婚办婚宴时,他的叔叔未送钱,为节约“成本”,自己“画”了一幅“甲骨文”样的“书法”相送,在婚庆台上展示,并侃侃而谈:为侄儿新婚大事送上“精神食粮”!

前年春节,A的叔叔回乡祭父,在路上捡到一“叠”阴币,每张面值100万元,十分高兴,不愿再花真钱买“假币”祭祀。在祭拜父亲时,他先三躹躬,然后说:“爸爸,儿今天为您送钱来啦!我家世世代代都受穷,记得小时候家里穷得一分钱都没有,看到别人有钱买好吃的,我的嘴角流口水,梦想长大后要发奋挣钱!可我现在虽然当了官,难圆发财梦,为您送上一“叠”阴币吧,让您先富起来,以后阴庇子孙后代哈!”

A讲完了他叔叔的“故事”。

我调侃地问他:“现在,你是为叔叔高兴吗?他以后的生活不需自己化钱了!”

他答:“yes!”


(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七)

借 钱

某公司是全国知名的民营企业,历经十年不倒,其老板刘总每天接到多起向他借钱的电话。虽然他的手机是高度保密的,但“道高一尺、魔高一丈”,再怎么保密,有的人也有办法获取。

这天清晨,刘总刚起床打开手机,“噼里叭啦……”的声音不绝于耳。他不敢不接电话,因为能获取他手机号码的都是各路“神仙”!不但惹不起,连躲都来不及。他拿起手机一个个地拔开号码,一个个委婉地拒绝:“好的、好的,我通知财务完室回复您……”

刘总接了无数个电话,头昏眼花,突然倒在地上。他的手机也被砸下地,仍不停地暴响。

待了一阵子,他从地上爬起来,拿起手机,横下心,不管对方的来路,壮起胆子回复:“你的厂子缺资金,为什么不去找银行贷款呢?”

对方表白:“我没有抵押物,银行不贷款哦!”

刘总提高了噪门:“你想借我的钱就不用抵押物了吗?”

对方显得有些仓促地回应:“您是私人老板,借您的钱可以拖着嘛,待我到阴间就一笔勾销了噻!”




(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八)

扫厕所的老头


我曾常去小区外的公厕方便,总会听到打扫卫生的老头一边干活,一边含混不清地咒骂:“狗杂种……前呼后拥……到处摆些……不叫人……”

起初一两次听到他大致相同的骂声,我不太懂,后来才有所明白。意思是说抽烟的男人解手时,前后都“吐”!前面吐口痰、射程很远,便槽装不下,满地弄脏了……完后不打扫,臭不可闻。

老头的骂声,让我很尴尬,方便后自觉冲厕,害怕有遗漏之处,以免遭“厄运”。之后,我心有余悸,不敢再去这个厕所了。

不久,据说扫厕所的老头去世了。领导去慰问时,发现他平静地躺在厕所过道旁的休息间,走了。老头“不明不白”的去世,引起其家属怀疑,于是要求公安局“破案”。

公安局得到厕所附近居民反映:由于老头经常骂人,这个厕所很久都无“顾客”了,老头可能是寂寞而死。




(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九)

爱情的力量


这个爱情故事,一直装在我心里。

文革结束,高考恢复。袁飞翔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被分配到重庆一个国有单位工作。每天上班喝茶看报,他感到无聊,于是沾上了打牌赌博的恶习。输了赢,赢又输,熬夜不睡,第二天上班弥补睡觉。单位领导批评他,恨铁不成钢。

这年过春节,袁飞翔回到老家,跪在父亲坟前哭泣:“爸爸……我回来给您拜年啦……但儿子不孝,穷得身无分文,没有钱买祭品,就给您多磕几个头吧……在我一岁时,您就去世了,家里失去顶樑柱。从此,母亲扶养我们5个儿女,生活十分艰难,找了个继父,以为有了依靠,不料,雪上加霜。母亲又生下4个儿女。继父是“酒鬼”,竟然把家里唯一值钱的门板卸下卖了当酒喝……我五六岁开始做家务,打猪草、捡柴,七八岁就跟在母亲身后参加农村集体生产劳动。记得有一次,我帮助母亲捡李子揣在衣兜里,准备交给生产队。洪队长以为我偷李子,从我衣兜里抓出李子,然后一脚将我踢飞。母亲上前论理,又被洪队长踢了一脚,摔倒在地上。我跑过去拉母亲。母亲抱着我的头痛哭起来……我从小经历了被欺负的苦难,长大后参加了工作,仍然抹不去自卑的阴影,自暴自弃……”

袁飞翔哭泣的泪水模糊了眼睛,但他依稀看到有一张手绢悬在眼前。他以为是梦幻,伸手去抓,真是一张洁白而带有小红花的手绢。

他站起身,面对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姑娘。这位姑娘名叫洪小芳,和袁飞翔从小一起在地坝上打滚、做游戏、到山坡上摘野菜吃长大。

袁飞翔现在却恨她,拒绝与她交往,尽管洪小芳一直追他。洪小芳的父亲就是袁飞翔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仇人一一生产队长。

袁飞翔将手绢还给洪小芳,转身欲走。洪小芳伸出双手拉住他的一只胳膊说:“我知道,你在单位混不下去了,下海吧,我帮你!”

袁飞翔回头问:“你父亲还活着吗?”

“我爸身体好着呢!”洪小芳回答。

“等你爸死了,你在来找我吧!”袁飞翔气愤地说,

洪小芳追上去,拉着他的手说:“你还忌恨我父亲吗?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!一切向前看……”

袁飞翔无语,转身奔走。洪小芳紧追不舍。

洪队长悄然出现在他俩的背后,听到了他俩的对话,心中无限惭愧,望着他俩消失在远处。

题外话:10年后,袁飞翔和洪小芳在西南边埵做中药材生意发财,袁飞翔成为当地知名企业家。




(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十)

家 事

春节临近,朱大在外打工回到偏僻山村,同村两个从小长大的伙伴到他家里来玩,他想招待他们喝酒。他看见门外有一只鸡在转悠,就对母亲说,把这鸡杀了用木柴烧烤作下酒菜。

母亲道:“朱幺生了病,要用这只老母鸡为他补身子。”

一提起朱幺,朱大心里就“冒火”,认为母亲对朱幺从小娇生惯养,做事不公平。他还记得小时候,母亲煮鸡蛋,给他吃一个,给朱幺吃两个。他找母亲论理。母亲说:“大的让小的,你不能和小的争!”他常穿旧衣服,而朱幺常穿新衣服。父母对他犯了错必打骂,信奉棍棒之下出好人;对朱幺犯了错,宽容他还小,不懂事。他幼小的心灵中,对母亲产生了阴影。

朱幺长大成人,却好吃懒做,依赖父母生活,外出打三心二意,多次被老板踢回家。在家里,他经常无病呻吟,小病大养,不干活。母亲还袒护道:朱幺是她身上掉下的肉,这辈子“遭”孽!

朱大性格耿直,说话不会拐弯,直来直去,常刺父母心。而朱幺相反,甜言蜜语,让父母欢心。

朱大回忆起这些,心中不平,对母亲说:“我拿1000块钱把这只老母鸡买了!”他从衣包里掏出一叠钞票砸在桌子。

母亲见状,认为朱大在向她赌气,便说:“老娘不要你的钱。你随便出多少钱都别想买!”

朱大:“我去买10个鸡来换这一个鸡行吧!”他跑出门去追老母鸡。

母亲顺手抓起一根木棍,跑出门去追他,一边追,一边骂:“老子今天打死你,让你到阴间去吃鸡!”

朱大腿长,沿着村子房前屋后东钻西躲,甩脱了母亲的追赶。

母亲追了一会儿,不见朱大,还不停地骂:“挨刀砍的,孽种!”

她无奈地回家,发现朱大的卧室里冒出了浓烟。




(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十一)

水井的故事


丁家院子住了十几户人,缺饮水,常年到2里外去找水,或等到冬季在稻田里取水。

院子背后有一块湿地, 村民们决定掘地寻水源修水井。外号叫丁老大的自告奋勇负责设计修井。

不久,水井修好了,深3米,直径1.5米。当地广播、报纸还报道了丁老大义务为民修井的事迹。

这井常蓄水半米左右,打水时,人须钻下井里设置的平台处舀水,然后再爬上井外,用绳子提出水桶。

夏天干旱,每天各户轮流排队取出。但丁老大有5个儿子,仗人多力强,常不守规矩,一齐出动“抢水”,与村民生矛盾,口角、打架都有发生。家里人少的弱势村民不敢去打井水,“惹不起,躲得远”。

世事沧桑,若干年后,院子里丁老大和他的5个儿子相继死了,有劳力者也去外地打工,几个留守老人在家,望井兴叹,没有力气钻下井去取水。

有老人提出把井填平。眼不见,心不烦,看到这井就要骂丁老大,做事缺德、不留后路,全家人死得活该!人在干,天在看,阎王爷做得公正。

丁老大的弟弟丁老二在外打工发了财,回家后听到老人骂其兄及祖宗,心里难平,又不愿去冒犯这几老人,就向几位老人商议:他出钱请工匠重新设计修井,方便老人们打水,替他大哥补过。

几位老人同意重新修井,并按设计监工。很快,井又修好了,一条斜石梯直入井底。老人们每天随级而下打水,再不用愁,称赞丁老二做了好事,并给他送了一副对联:

上联: 一根藤结瓜

下联:二条人行路

横批:善行子旺


(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十二)

荒年的记忆

    那是文革时期的一个荒年 10岁小男孩文子跟舅舅去赶场。舅舅给了他1块钱,叫他饿了买东西吃。

文子把钱装进衣兜,却被“拨手”(用两个手指挟别人衣兜里钱的小偷,又俗称“二级钳工”)窥见下手。正巧,文子被赶场拥挤的人群踩了脚背,尖叫,吓得“拨手”丢掉手中的钱欲逃走。

文子高喊:“我的钱!我的钱……”同时双手抓住了“拨手”的胳膊。

   赶场的人看见“拨手”对小孩下手,就不客气,一阵拳打跑锡,把“拨手”打倒在地上。

   “拔手”痛哭流涕地向众人求饶:“别打我呀!我老母亲生病卧床,想吃一顿米饭,就来赶场想借钱买米,发现小孩有钱就起了歹心。我不该,不该欺负小孩!求求大家手下留情哟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拨手”40多岁,脸瘦削,穿的衣裤破烂不堪,屁股露出一个洞,像个讨饭的叫化子。文子顿生怜悯之心,蹲下身去说:“起来吧,我把钱还你!”

    “拨手”目光呆滞,睁大眼睛,如投降的“鬼子”似的,举起双手道:“是你的钱,我不敢要,不敢要哦!”

   文子硬是把钱塞进“拨手”衣兜里说:“钱不是我的,是国家造的,谁更穷就给谁,你快起来走吧,把这1块钱拿去买米,救你的妈妈吧!”

“拨手”立即起身,向文子连连磕头道谢,拖着一条被打伤的腿走了,给文子留下了酸酸的背影,永远的记忆。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长寿在线 www.hicsq.com
发表于 2020-2-18 20:40:2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长寿在线 www.hicsq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2-18 21:56:5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长寿在线 www.hicsq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2-18 22:06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长寿在线 www.hicsq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2-19 19:10:4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长寿在线 www.hicsq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56

帖子

1226

积分

精灵王

积分
1226
发表于 2020-2-21 00:29:3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长寿在线 www.hicsq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9

帖子

142

积分

侠客

积分
142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2 09:21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重庆作家杨顺民写战“疫”
《宅居阅读》小小说引起全国众多读者关注

2020年3月16-17日,北京中华魂网、《人民日报》红色国学网、《重庆日报》华龙网、重庆文艺网先后报道重庆作家杨顺民写作战“疫”《宅居阅读》小小说。
杨顺民是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重庆作家协会会员,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,长寿区名人事业促进会会长。2020年春,新冠肺炎病毒漫延,武汉封城,全国战疫。民众宅居需要物质保障,更需精神生活。为此,杨顺民积极写作战疫《宅居阅读》小小说,传播正能量,鼓舞斗志,激励前行,增强必胜信念。在1月底以来短短1个多月时间,他夜以继日,以超常速度和极大热情,写出了30多篇战疫小小说系列佳作,推到微信圈、网站、公众号、博等媒体,引起全国众多读者关注。
杨顺民写作战疫《宅居阅读》小小说系列作品,内容主要反映武汉封成、全国防控、驰援武汉、民众宅居抗疫等,刻画出了一个个战疫平凡人物形象。如《大年夜》,写了快递小哥强强大年夜送驰援医生回宾馆、送年饭,而忘了回家过除夕。《上班》,写了2020年春节前夕,90后医生小甜放假回家过春节,知道武汉新冠病漫延封城后,立即返回武汉医院上班,历时4天,大部分时间走路,行程300多公里,历尽艰辛。《妈妈的生日》,写了一个小女孩宅居家中用彩色纸为妈妈精心制作生日蛋糕,等妈妈下班回家庆贺生日,却接到妈妈发来视屏告诉知,她已去武汉治疗新冠肺炎恶魔;《奇招》,写了区卫健委钟主任把自己儿子作疫情“检查”对象,检验社区防控管理是否到位,不留“死角”;《老公的梦呓》,写了一位公安干警在防控疫情中连续多天值班,休息睡觉说梦话都在“值班”。
杨顺民写的战疫《宅居阅读》小小说很有特色,不少网友给予点赞。上海复旦产业园王雨:小小说小而不小,一滴水反映世界,细微之处见精神。杨顺民的小小说每篇内容新,平中见奇,语言幽默,画面感强,触手可摸,却隔着窗户纸,堪称文学佳品。北京薛万林:读了杨老师的小小说《保保》,情感经历,满怀忧伤!重庆杨闇公研究会刘四洋:行文虚虚实实,大气而不失细腻;端庄而不失诙谐;高屋建瓴而不失接地气;从小处着手而不失从大处着眼。不愧行家里手,佩服!《重庆法制报》资深记者、作家力牛:杨顺民素描/勤奋笔耕总不停/心中常怀感恩心/一腔热血谨珍重/满目友朋同学情。万州李乃光:顺民,你真能写,而且篇篇都有新意,顺乎民意。四川成都任文天:杨老师,您写得很好,向您学习!朴实的文风,娓娓道来,小小说阐释大道理!我在上大学时写了一些东西,现在很想向您学习写小小说。贵州铜仁市何开恩:杨老师您好!我是一名热衷学习您小小说的读者,认为小小说文化博大精深。最近,我家乡举办小小说征文大赛,想向您请教您学习。
杨顺民写战疫《宅居阅读》小小说素材,主要来源于宅居看电视报道武汉和全国防控新闻,微信聊天,长寿本地防控信息,小区物管服务和本人工作生活阅历,有的网友还打他手机13883511220、发微信提供战疫素材。他对丰富的素材进行文学加工,“源于生活、高于生活”,创新创作出了高质量的小小说作品系列篇。
他开始写作战疫《宅居阅读》小小说,是受到湖北有作家每天写战疫《日记》启发。我想,湖北作家能够直接获取很多真实素材写日记,而我可以猎取战疫素材进行文学加工写小小说,不受真实性限制,相对自由,虚实结合,用艺术感染读者,扩大影响,还能经久流传、甚至变成影视。而且小小说能“短平快”地写作和反映现实社会,适应读者快节奏生活。小小说麻雀虽小,但每一篇写作都要经过孕育加工,进行复杂思维劳动过程,从收集素材、融入思想情感、编撰故事情节、构思人物形象到触发写作灵感等。这比起写日记来说慢。但不怕慢,就怕站,只要有乌龟赛跑精神,会有所收获。从全国防护疫情开始,他坚持每天为宅居读者写小小说,有时1天完成1篇,有时二三天才能写出1篇,还要反复修改,最后才能发出。
杨顺民的目标是在战“疫”中写出更多佳作,希望能抛砖引玉,用小小说这种“短平快”的文学体裁紧跟时代潮流,在中国前所未有的战疫中充分发挥作,为长寿区战“疫”工作争光增添彩。

(长寿区名人事业促进会 张淮 )



20200322_1006545_1584840173215.jpg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长寿在线 www.hicsq.co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